他不再嫉妒Harry Hart

 

Charlie想要Eggsy

 

無論在他甦醒後看見滿地無頭屍體,抑或是狼狽地回到倫敦整頓接收Hesketh的家族產業(感謝Valentine的晶片以及願那些無頭者安息),這個念頭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

 

他本來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Eggsy

 

Charlie永遠不會忘記當他把刀鋒架在Eggsy脖子時兩人幾乎無間隙的親密接觸,呼吸、心跳、香水混合著些許汗味,他極為克制才沒有當場一口咬住那近在咫尺極具誘惑的脖子。那短暫幾秒是Charlie幾乎將要擁有Eggsy的時刻,接著那國宅小子便從自己掌心中溜走,留下電擊與拳頭當作紀念。

 

某方面來講Charlie還挺感激Eggsy,若不是電擊順帶破壞了脖子上晶片構造,他也將會成為那些倒在地上無頭紳士們的一員。

 

噢,叫他怎能不愛他。

 

確定掌控住家族勢力後Charlie將大批力量用在監控Eggsy身上,掌握行程,挖掘資料,和Chester King相處時透漏的資訊及參與Kingsman選拔經驗給予不少幫助,這大概是那些老瘋子們當初沒想到的。Charlie感到既諷刺又有趣。

 

Eggsy永不放棄反抗的扭轉局勢能力也同樣被Charlie牢牢謹記在心。他可以將Eggsy掠奪過來鎖在地下室但必須每天背負著對方隨時可能逃跑的風險與Kingsman搜尋的壓力,又或者,讓Eggsy心甘情願地待在他身邊。

 

怎麼作呢?

 

Charlie有些苦惱,忽然間他想起Eggsy看向那個老男人的眼神。

 

**

 

要引起Eggsy注意是那麼容易,一點點小餌食就讓新任Galahad瘋狂地追趕。Charlie嫉妒Harry Hart,無論是那男人可以讓Eggsy明知有危險依舊不管不顧地踏入陷阱,或者在催眠途中Eggsy吐露出兩人相處情況與掩蓋不住的仰慕。

 

然而所有一切都會成為他的。

 

催眠、藥物、相關輔助儀器。

 

Charlie沒有全數破壞然後重組的打算,人類大腦是那麼精密以至於一點點暴力就可能劇烈毀滅,人類大腦是那麼複雜以至於一點點引導就可以悄然改變。

 

『我們無法強迫他人改變想法,但卻可以利用真實欲求來引導出新的信念。』

 

那個催眠師如此闡述,而CharlieEggsy第一次毫無芥蒂地對他露出笑容時,才真正體認到簡短一句話裡頭所蘊含的實際意義。Charlie收斂過往高傲態度,以溫和戲謔去接近並成功得到Eggsy的友誼,帶著善意態度的Eggsy,毫無自覺的肢體接觸與信任,放鬆隨性的相處與嬉鬧,會吐嘈翻白眼,大笑著搭肩如同相識久矣。

 

那是Charlie前所未有過的體驗。

 

但還不足夠,從頭到尾Charlie想要得便是更多。

 

先竊走不屬於自己的記憶與好感,再獲取Eggsy的信任與依賴,最後用偽造遺體剝去唯一家人羈絆。就像是那盤棋局,悄然無息地逐一佈網直到Charlie最終成為Eggsy生活中的唯一。當Eggsy敞開身體接納了他,縱使哭泣卻依舊索求擁抱,那便是國王墜馬的訊號,Charlie欣喜若狂地迎接那瞬間的來臨。

 

Eggsy愛著是多麼幸福的體驗。

 

Charlie幾乎要替Harry Hart感到難過,那個老古板就為了舉足輕重的堅持而推掉這麼多。Eggsy大笑時瞇起來的眼角細紋,狹促時流轉的調皮眼神,被親吻到頸上小痣會咯咯發笑,起初被進入會不自覺會發出輕微鼻音,情慾燃燒後扭腰迎合的浪蕩模樣,被親吻到腳趾會忍不住顫動,綠色眼睛透露出的信任與眷戀。

 

Charlie得到了Eggsy,從身到心。這比他從小到大所擁有的任何東西都還要更美好。他甚至願意傾盡一切打造一個無暇的環境,排除所有污穢雜亂讓Eggsy無憂無慮的生活,只需要全心全意愛著自己。

 

一個遠離塵囂的伊甸園。

 

**

 

那場該死的槍擊事件毀了一切。

 

Eggsy起了小小疑慮,好在過濾資訊與特定網域設定成功地消滅任何產生動搖的種子。令人厭惡的是那宛若蒼蠅聞到血腥味隨之而來的Kingsman,他們將會奪走Eggsy,而這是Charlie絕對無法忍受的事情。光是想像Eggsy的離去便讓Charlie煩躁不已,更別提知道真相的Eggsy將會對他投以何種厭惡眼神,愛火熄滅後的冰冷目光是多麼令人反胃。

 

他必須加快將Eggsy用合法方式套牢的腳步。

 

佯裝氣燄盡失的懇求出自於摸透了Eggsy心軟之處,然而Charlie一開口便發覺在自己聲音裡是貨真價實的恐懼及脆弱。他的國宅小子要真的離開該怎麼辦?陰鬱無比的Charlie有一瞬間想毀滅所有將會帶來分離的人事物,誰知道Eggsy輕易地打消了他的瘋狂意圖。

 

『有何不可?』

 

如同天籟。

 

**

 

運用Kingsman選拔時習得的小技巧混淆敵手視線,Charlie帶著Eggsy飛往冰島而愚蠢組織將會追蹤到其他四大洲。計畫順利進行讓Charlie有了成功逃逸的信心,直到那通來自倫敦的電話告知Charlie必須速回英國處理公司緊急事務。

 

Charlie知道一定有哪裡不對,但股東集體壓力讓他不得不回英國一趟。他太過自信以為把Eggsy藏匿於沒列於產業名下的小鎮將十分安全,當發現手機在接通當下被衛星定位時已來不及。

 

勃然大怒地讓私人飛機掉頭返回,匆忙近乎暴力地推開前門,屋內空無一人的情景讓Charlie宛如墜入冰窖。他狂暴地把公事包往地上砸,掃落咖啡桌上一切擺飾接著掀翻桌子,乒乒乓乓以至於差一點就錯過手機鈴聲。

 

小酒館老闆打了通電話過來。

 

結束通話後Charlie冷靜下來。

 

計畫迅速在腦中成形。

 

Charlie將損壞物品全部掃入垃圾袋,擺正家具,在水杯中滴入麻醉劑,接著坐回沙發滑手機,等待。

 

他在賭,賭Eggsy對自己的愛與信任到達怎樣程度。

 

最後事實證明Charlie賭贏了。

 

輕柔地抱住失去意識的EggsyCharlie親了親他的丈夫,將對方安置在設有雙面鏡的暗室,以仔細卻無傷害的舒適方式捆綁固定在椅子上。Eggsy深深愛他,即使在知道欺瞞後依舊無可自拔地愛著自己。這值得Charlie付出所有去捍衛,誰也無法介入或分離他們倆,即使Harry Hart

 

待會發生的死亡會確定這一點。

 

現今的他早已不再嫉妒Harry Hart,未來將會是Harry Hart嫉妒自己。

 

Charlie微笑等待訪客來臨。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
牛奶

腦內小劇場

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