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兩個孩子面色如結屎,我懷疑他們也許吃壞肚子,正想從包包裡拿腸胃藥出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小傑、奇犽,你們不是還要去櫃台登記嗎?現在都八點四十了,還不快去?」

 

兩人才晃如夢中清醒,急急忙忙的便要往走廊那方去,腳步才動,他們又臉色大變,汗如豆大,僵直的站在原地。我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原在旁邊照鏡子補妝()的西索,不知何時站到我旁邊,臉色一派輕鬆,眼神卻一點兒也不友善:

 

「你們以為可以這麼輕易的就過去嗎?不行不行的喲。」

 

西索身形不動,就在那兒舔著纖白的手指,小傑與奇犽兩人卻如臨大敵,身子微微顫抖,我站在他們倆群中間,雖然有些摸不著頭緒,不過照這樣看來,小傑他們和西索似乎認識,而且感情好像不太好?嗯?

 

哎呀,孩子們吵架,這時就該是作媽的出面處理了。

 

我捲起袖子,輕了輕喉嚨:

 

「俗話說的好,有朋自遠方來,相逢何必曾相識咳咳!我是說,無論之前有怎樣的誤會,今天大家就握握手,一筆勾銷吧,朋友之間嘛,要好好相處喔。」

 

說罷,我笑咪咪的看著他們仨,然這廝們的架式依舊不變。

 

唔,怎麼還是這樣呢想了想,我決定將勸導目標放在西索,一是我跟他比較熟,二則為情勢似乎是他主導居多也就是說,西索態度放軟點,大家就可以手牽手跳圈圈了。

 

「西索

 

我才叫出他的名字,西索馬上出聲,嘖嘖的對我搖手指:

 

「嗯~不行的喲,不管小瓊兒說什麼都不行的喲★」

 

冰灰色眼眸中傳來堅定的拒絕,於是我默默的打開了包包,拿出一個保鮮盒,輕輕的掀開蓋子,讓香味飄出,自言自語:

 

「啊今天試作的青蘋果千層派,為了調和酸澀,我還特別加了蜂蜜去烤呢冷掉啊,冷掉就不好吃了呢

 

下午和小傑奇犽分開後,無奈時間過得慢,所以我回旅館和老闆借了廚房,想說就算男孩子們沒打上兩百樓,也是可以作個小點心,慰勞慰勞他們。

 

他們過不了我這關,也沒辦法跟兩百樓的敵手打的喲。」

 

慢吞吞的覷的西索一眼,我又從包包中拿出一個保溫瓶,再從袋中摸索,拿出剛剛從大廳飲水機旁A的幾個紙杯,打開保溫瓶,輕手輕腳的倒了兩杯:

 

「小傑、奇犽啊,比賽很累了喔?來,剛搾好的蘋果汁給你們補充維他命啊,要不要加牛奶?還是蜂蜜?我正好都有帶呢

 

奇犽看了西索那邊一眼,緊張的搖手拒絕,小傑倒是沒多想,順手接過咕嚕的灌了下去,咂咂嘴:

 

「真好喝耶!謝謝小瓊姊姊噢!奇犽你幹麼打我?果汁?真的很好喝嘛要不,你也喝一口看看?噢!又打我!」

 

身旁西索的笑容有崩壞的趨勢,我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他,沒想到西索仍沒有軟化的樣貌,他的嘴角笑著,臉色卻漸陰沉,原在打鬧的兩個男孩子也注意到事態不對勁,表情比之前更加難看,呼吸也逐漸不穩。

 

怎麼了?啊,難道是西索的特異功能?奇怪,他的特異功能有這招嗎

 

看來,只好用那個了。

 

我把心一橫,從包包中拿出最後法寶:

 

「我看甜點就來個蘋果布丁好了對了,今天的是包有蘋果醬內餡的改良版呢酸甜的內餡搭配軟嫩、入口即化的牛奶布丁嗯~講著講著我都流口水了。」

 

我邊說邊往西索那兒偷偷望去,,西索的表情猶如天打雷劈,憂鬱的蹲在角落對著牆壁丟撲克牌,瞬間陰風慘慘從那方傳出,我也忍不住打個寒顫。

 

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認真地自我檢討了一番,我掛起慈祥的面孔,小心翼翼的往陰沉角落去:

 

「哎呀,傻孩子,又不是不給你吃這樣吧,你和小傑他們握手和好,大家一起來吃點心怎麼樣?」

 

西索默默的往我這兒掃了一眼,又回頭去丟著他的撲克牌。隨著紙牌一片片地鑲嵌在牆壁上,他好像在對自個兒爭論著,喃喃道:

 

殺了嗎是果實呢好不容易養的果實呢可是布丁還是殺了嗎可惜呢還沒長好呢

 

嗯?什麼東西?

 

我有些摸不透西索,他的臉色也不停變換著,好像在決定什麼重要的事情。現場就這麼僵持著,忽然,一個溫溫的音磉傳後頭傳出:

 

「你們這樣是不行的,想要過去兩百樓登記,就隨我來吧。」

 

我回頭,一個身著襯衫與長褲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細框眼鏡後面的,是一雙帶有溫意的黑眸,與他那頭稍稍雜亂的黑髮相映稱。我確定自己沒見過這人,但那兩個小男生好像認識,有些訝異的喊出他的名:

 

「雲古先生!」

 

被喚作雲古的男子先是朝我這兒微微點頭示意,我也回個微笑後,他再對男孩子們說了幾句話,沒過多久,他們好像達成協議,小傑走了過來,表情有些兒抱歉:

 

「小瓊姊姊,我們要去和雲古先生學習抵抗這股惡念的方法,所以等等會離開那,你需要我們送你回大廳嗎?」

 

這孩子,因為不方便讓我跟著而對我感到抱歉麼真是可愛。

 

我嫣然一笑:

 

「沒關係,不必擔心,你們就去吧。」指指後方,我又道:「也不必麻煩你們,我就和我哥哥一道就行了。」

 

聞此,小傑臉上一點也沒有放心的樣,反而慎重的握緊他不離身的魚竿,向對晚輩般的仔細叮嚀:

 

「我們一定會在十二點以前回來的,小瓊姊姊,你不要亂跑,要等我們喔。」

 

呃,他還真以為我是愛亂闖的小娃娃不過,看小傑這氣勢,果然比西索更有哥哥的架子呢我開始懷疑以往的家庭教育是否做的不夠扎實。

 

「好呀~我.們.兩.個會在這裡等小蘋果們上來的喲~★」

 

西索不知何時站在我身旁,手裡還拿著一塊貌似我放在保鮮盒裡的青蘋果千層派,臉上掛著愉快的笑。

 

 

送走了男孩們,並說了不十下次的保證自己會小心,我轉身過去,見著西索正優雅的品嚐千層派,並拿出不知從何而來的小白瓷杯,十分自動提著那保溫瓶就往杯底一倒,小口啜著,見我回來,嘴角勾了勾:

 

「捨得回來了呀?看來小不點兒很受歡迎呢,我看上的兩顆小蘋果都很關心你的喲,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紙牌在五指間紛飛,隨著話語完畢,搜的一聲嵌進牆壁。

 

我看看牆壁,再看看西索,語重心長的拍拍他的肩:

 

這邊都有攝影機,剛才那位工作人員說,你破壞公物的地方都是要照價賠償的。」

 

西索的灰色眼貯瞇了起來,似乎不滿意,牆上瞬間又多了四五張牌。

 

哎呀,跟我耍性子?

 

想了想,我再開口:

 

「小傑他們只是人比較可親些,所以才會對我稍加照顧。再說,要親近麼,又怎麼比得上你我相處這幾年呢?乖,不要在意嘛。」

 

小心拿出嫩晃晃的布丁,我討好似的獻上:

 

「來,吃個布丁?」

 

他似笑非笑地睭了我一眼,伸手接過。

 

看樣子應該是好多了吧,唉,怎麼幾年不見,越活越過去?都多大年紀還跟小毛孩子吃醋我不禁在心裡埋怨,忽然個念頭一閃,該不會西索他

 

 

 

戀母癖再現?

 

 

皺皺眉,看著眼前含口布丁喜上眉梢的男子,歪頭思考對策。想了半天,什麼也沒想出來,倒像是發了一陣子的呆般,腦袋空空如也。有些累了,我瞧瞧四周,沒見椅子蹤跡,咬咬牙,往西索身旁跟著坐下,地板冰涼,我打了個寒顫。好險附近沒什麼人經過,又好險我外表像個小孩,所以坐地板應該不突兀吧我這樣安慰自己。

 

不之過多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電梯那方仍無動靜,我卻已打了兩三個呵欠,有些個撐不住,身體不自覺往旁邊的身軀靠,頭一點一點,眼睛半開半閉,打起瞌睡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
牛奶

腦內小劇場

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