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人臉上畫滿濃妝嚴格來說,應該不能算是『妝』,那應該呃,算是白粉,我有些不確定,可是那聲音、那語氣,多麼像是我不停尋找的人。於是我又開了口,帶著小小探尋的口氣:

 

「西索?是你嗎?」

 

那人先是睜大原本細長的丹鳳眼,又瞇起來觀察,犀利的眼光似乎欲刺穿我的身軀,然後,他伸出舌頭,舔著上嘴唇,薄唇上揚的好看角度,笑的嬌媚動人:

 

「我還想說是哪個小果實呢原來,是我魂牽夢縈的小不點兒啊~」

 

是西索!真的是他!他他沒死!他還活著!

 

瞬間,我心情激動萬分,不自覺往前踏一步,再一步,身後的男孩似乎動了動,不知道在做什麼,但我理不了這麼多,只想上前確認眼前的人,是真實亦或是夢幻。

 

在我往前的同時,對面的人兒猛然對我這裡發射一陣紙牌,我試著閃躲,然而還是有一張紙牌畫過我臉頰,瞬間一道殷紅。我當場愣住,為什麼要攻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粉面人西索皺起眉頭,怪聲怪氣道:

 

「你太慢了,人家等好久了喲~」

 

什麼?我搞不清楚狀況,西索又晃了晃手中紙牌,笑得陰沉:

 

「連速度也變慢了,我不在的時候,是不是都沒有好好鍛鍊呢?這樣子不行的喲,看來~小不點兒需要小小地懲罰呢~★」

 

我想就是那一瞬間,所謂的理智它斷了線。

 

***

 

小傑到很久以後,還是對那幕場景印象深刻。

 

剛認識不久、卻很親切、笑起來有兩個酒窩小瓊姊姊,被那個變態西索用紙牌攻擊,雖然臉上被畫一道淺淺的傷痕,但是依他來看,還是很厲害的。是那個西索、那個西索耶,能夠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

 

當小傑還在為小瓊姊姊閃開攻擊而鬆一口氣,沒想到她卻飛快的衝向西索,手裡筆劃著什麼,喃喃低語,在那瞬間,西索整個人似乎被定住,連表情也停留,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那邊。

 

該不會!小瓊姊姊想要攻擊西索

 

小傑飛快與右前方的奇犽對看一眼,身體繃直,預備一有狀況,則立刻出手。雖然幫助可能不大,但是在怎麼樣也要把小瓊姊姊帶離這裡!姊姊姊姊她、她還要去找尋哥哥呢

 

接下來的情景,卻讓兩人傻了眼。

 

那個笑起來甜甜、外表像是鄰家妹妹的『小瓊姊姊』,嬌吼一聲的跳到西索身上,跨坐在他的肩膀,雙手握出兩個拳頭,狠力對西索的太陽穴磨轉,還一邊怒罵

著:

 

「你裝死?你裝死?你知不知道我住的旅館有多爛!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多久?!五年!五年!還我青春來!你這死孩子!我把屎把尿拉拔你長大,你居然這樣對我!懲罰?昂?攻擊我?嫌我慢?昂?你知不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臉蛋?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天生麗質嗎?昂?!」

 

她批哩趴拉的罵了一串,似乎是嫌手酸,不再虐待西索的太陽穴,轉而拉扯著他的耳朵,又扭又轉:

 

「我的人生計畫全被你打亂了,你知不知道?早知道當初就該把你放在垃圾堆等死!我造了什麼孽啊我?跟你這混蛋糾纏這麼久,每天都要想新點心、還要洗你那髒不拉機的衣服!你說說看啊,你說說看啊!不講話?還要繼續裝?ㄜ

 

小瓊姊姊,你固定住西索,讓他怎麼回答啊

 

看著小瓊姊姊惡狠狠的揪著西索的耳朵問,小傑不禁在心裡默默為他的對手辯解,不過,也只敢在心裡罷了。

 

小傑忽然覺得,在那一順間,他似乎看到了米特阿姨在河東獅吼。

 

謾罵不停的小瓊姊姊忽然停住,身體往後像是要離開西索,卻被一雙大掌抓住,翻轉到男人的正面西索,他能動了!不行,這樣子小瓊姊姊會死掉

 

很有默契的,小傑和奇犽往前衝,想要將小瓊姊姊給搶下,才跨出不到一公尺,那種令人厭惡的氣息再度傳來,比之前更兇、更猛烈,他倆被鎮的無法動彈,只能對著眼前的情況乾著急。

 

為什麼自己那麼弱小!

 

小傑咬著下唇,疼痛傳來,並嚐到鹹腥。

 

原本小傑以為,他會看著小瓊姊姊死在他面前,自己卻無能為力。

 

奇犽也陰沉著臉,帶著一絲看不清的慌亂。

 

然後

 

西索將掙扎的小瓊姊姊舉到與自己平視的高度,用類蛇的的視線盯著她,越靠越近……磨蹭了起來:

 

「嗯~這才是小不點兒的反應呢,好久不見了,真令人懷念呀~◆」

 

小傑的下巴掉了下來。

 

西索那個西索?

 

小傑用顫抖的手指指著那方,轉頭看奇犽,想確認是不是自己眼花,卻發現自己好朋友的下巴也掉了,碎成一地。

 

強者小瓊姊姊,用她小小的手,推開西索滿足而變態呻吟的臉,沉著臉問:

 

「為什麼不回來?」

 

西索笑得花枝亂顫:

 

「為什麼呢~★小孩長大了總會離開呀,是這樣子嗎,還是怎樣呢?我也不知道呢,喔呵呵呵呵~」

 

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小瓊姊姊跟西索的對話這麼奇怪?小傑緊張的看著,生怕自己錯過什麼訊息。女主角不說話,只是看著西索,西索也撐著一張笑臉,看回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滴液體從她的眼眶掉落,滑下臉頰,滴到西索的前襟。

 

小瓊姊姊,她哭了?

 

小傑愕然,再仔細一看,發現小瓊姊姊並不是傷心,她表情不是難過的樣子,反而好似千頭萬緒充斥腦袋,不小心將淚珠給擠了出來小傑無法理解,他發現小瓊姊姊也是微微驚訝,似乎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流淚。

 

此時,另一滴水珠又滾落,還來不及暈染到衣襟,西索伸掌接住了它,貼近自己的唇,接著居然伸出舌頭舔了它!

 

「果然,眼神跟淚水一樣甜美呢。」

 

很強的變態西索笑著說,小傑開始懷疑強者都有些怪癖,並突然對自己父親金的流浪癖感到些微的安心只是愛玩躲貓貓而已,真是太好了。

 

「這樣子,我怎著捨得長大呢~喔呵呵呵~」

 

啊?西索明明是個成人了啊(小傑絕不承認西索是個『大人』),為什麼又要說自己還沒長大?小傑皺著眉頭,回頭正想問奇犽,卻發現奇犽用奇異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表情複雜,好像在思索著什麼。

 

小瓊姊姊先是楞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明白,她先是隨意的抹抹水痕,接著用很像米特阿姨的口氣對西索說:

 

「跟你說多少次不要亂舔東西,那很容易生病的真是,等你得病就來不及哭了,可別再叫我幫你收屍啊。」

 

接著她推推西索胸膛,催促道:

 

「好了,快放我下來,這樣子多難看。」

 

小傑生平第一次看到西索這麼聽話,只是磨蹭了蹭小瓊姊姊的臉蛋,然後就笑咪咪的放她下來了怎麼會?西索到底在打什麼算盤?

 

小傑看著小瓊姊姊踏到地面,拍拍裙子,整理好剛才弄亂頭髮,便背對著西索向自己與奇犽走過來。

 

那個,背對野獸是很危險的

 

小傑的嘴開了又閉,雖然那方的西索自故自的在整理頭髮,他還是沒膽說出來。

 

小瓊姊姊來到他們倆面前,回復了那個笑容甜甜的樣貌,略帶抱歉的開口:

 

「啊,不好意思,剛才那個人就是我要找的哥哥,他個性是古怪的了點,不過整體來說還算是個好孩子咦,你們怎麼啦?怎麼一付吃到壞東西的樣兒?不舒服嗎?都沒事吧你們?」

 

小傑第一次覺得,鯨魚島外面的世界,其實是很複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
牛奶

腦內小劇場

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