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舔舔拳頭上的鮮紅,笑著。

 

他是個戰鬥狂,每每與人打鬥時,血管中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囂、興奮地滾動著。如此歡欣的鼓舞,身體有如一滾沸的大鍋,咕嚕嚕、咕嚕嚕。

 

紅髮殺魔。

 

他們都這樣叫西索。

 

瞇著眼,站在陰影處,西索聽著那人驚慌失措講著那個故事,關於自己的傳說。

 

一開始西索並不是存心殺人,真的。

 

是怎麼了呢,一開始只是想生存,只是不想讓那髒手碰觸,擁有過於豔麗的面孔,真不是件好事呢。所以,在那個夜晚,有月皎潔,他反抗了。瘦小的身子快速閃躲,在離那拳頭幾毫米處,西索甚至可以感受到空氣的撕裂。

 

唰。

 

之後,抓到空隙,他猛力揍那脆弱之處,在高大身軀彎下腰的同時,狠狠的,用手刀劈向脖子,喀。脖子,果然是人類最毫無保護的地方啊。應該是驚心動魄,讓人連作惡夢的場景,西索卻笑了,他彎起嘴角,左頰的血滴緩緩流下,在月光下,閃耀的像是顆紅寶石。

 

西索發現以往一直在體內騷動的不舒服感,消失了。全身的細胞好像在歌唱、感動而顫抖,啊,多麼愉悅的感覺。

 

所以,他笑了。

 

從此,西索愛上了與死神擦肩的快感。

 

渴求自己強大,以尋求更強大的挑戰。

 

西索並不是存心殺人,真的。只可惜,那些貌似無敵的目標,總是很快就腐敗、枯萎,然後一個不小心就消逝了。

 

真的,很無趣呢。

 

沒有更好玩的玩具嗎?西索常喃喃著,攤在腳邊的是原本令人興奮的對手,現在一動也不動,蒼蠅在無神的臉上飛繞著。

 

在他被各勢力聯合攻擊,逃到某處垃圾堆時,發現站在前面的居然是個小嘍嘍,他真的很失望。沒有更好玩的玩具嗎?西索覺得心情有些兒低落,就這麼被個弱小給殺了,實在很沒有意思呢,他想死在更強大的下面啊。

 

也許是上天聽見西索的抱怨了吧。

 

西索發現了個好玩的玩具。

 

果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呢。

 

看著眼前的小小人兒,西索笑呵呵的想。

 

原本只是試探,西索並沒有想過,這個小女娃會這麼有趣。他的性格多變、他的喜新厭舊,西索自己非常清楚。什麼時候,會厭煩呢?西索調戲小女娃,漫不經心的思考著。

 

什麼時候,會變無味呢?

 

一方面對於女娃的行為與話語感到有趣,一方面又等待她變成無聊的過氣玩具。西索手指轉著小小布製撲克牌,覺得自己的心思還真難猜呀,真不虧是變化系的呢。

 

不知不覺,開始只為好玩的動作,變成一種習慣。

 

習慣對女娃表現親暱,習慣晚上摟著一個香香暖暖的僵硬物睡覺,習慣,她的存在。

 

所以,當習慣的東西被奪走時,西索感到非常不開心。

 

請帖被爆發的殺氣衝擊,瞬間爛成碎屑。西索第一次在殺人時不享受戰鬥的快感,都是些討厭的障礙物,礙手礙腳的東西,沒有浪費心思的必要。

 

很順利的,他搶回自己的玩具。

 

只可惜,好像要變無趣了呢。

 

西索搭著撲克牌塔,無聊的想。

 

無趣的、壞掉的玩具,就沒有理會的價值了。畢竟,她仍是個普通人,恐懼啊、驚駭啊什麼的,映在自己眼中若是這樣的她,一點都不好玩。毀掉吧,不好玩的東西沒有存在的意義。

 

然後,女娃說:

 

「說完再見我們就回家吃布丁,」語氣帶著縱容,「你最愛的蘋果口味喔。」

 

體內一直鼓譟的瘋狂戰鬥慾望,剎那間平靜下來,西索發現自己感覺非常的舒適與暢快。和打鬥時的感覺不太一樣呢有趣,真有趣。

 

曾幾何時,這個小玩意兒在他心中開始蠶食鯨吞?

 

揉著微腫的臀,西索搞不太清楚,於是他決定離開好好想想,順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應該有更多強者吧。

 

在那個明晃晃的夜,西索回到熟悉的地方,發現,他自以為很瞭解的玩具,並不如自己預想般,就這樣掌控在手心。她很有可能轉身離開、很有可能輕易的死去。不過,也是因為無法掌握,才更吸引人吧。太容易得到,很難令自己去珍惜的。

 

反過來說,他決定要的,可不是說走就能走,無論是自願與否。

 

所以,要變強,不能隨隨便便死去呢。要死,也只能死在他手裡,其他人是不行的,他不允許。看著前面顛撲竄逃的小人兒,西索目光深沈,笑呵呵的加重攻勢。

 

某天,西索發現女娃對於分離這件事看很淡。

 

在那個小藍蘋果走後,女娃並沒有很悲傷,他覺得很有趣。

 

「恩哼,不捨不得嗎?看小不點還挺喜歡他的樣子呢,人家都嫉妒了喲。」

 

這次他沒說謊,雖然小藍蘋果感覺值得一打,但是不代表可以和自己的小玩意兒這麼親近喲,啊~這就是吃醋的感覺嗎,真新鮮呢。

 

「唉呀,人總是會分離的,不是生離,便是死別。總有一天大家都會踏上各自的旅程啊,這沒什麼好捨不得。」

 

這個回答,讓西索更好奇、更想發問了。

 

「若是哪天我離開了呢?」

 

答案還是會一樣嗎?

 

「那就離開啊,你想走我也沒法兒阻擋吧,反以後也是會去外面,世界就這丁點兒大,還是有機會見面的唄。」

 

西索不喜歡這個答案,不過若是小不點兒回應同一般女人,自己才會更覺得乏味吧,呵呵呵呵,他果然很難取悅呢。

 

「那,如果我死了呢?」

 

不得滿足,西索不放開掌中柔荑,會有怎樣的回覆?期待阿期待。

 

「好啦答應你,你如果死掉,不管在哪裡我都會去幫你收屍,真的。」

 

這可是,她說的喲。

 

如果只有一方在乎,整個遊戲玩不起來了呢。如果她不在意自己的離去,那就把自己變成她心中世界上第一重要的的人吧。真的死了,一定要來幫他收屍喲。西索發現了難得一見的大蘋果,他很開心、很開心。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呢,這可比做愛的高潮更令他喜悅。

 

於是西索留張紙條,還偷帶走最後一顆巧克力蘋果。

 

雖然,之後發現團員不得內鬥,讓他沮喪了好一陣子。

 

但西索突然想到,若是他不回去,小不點兒是否真的會出來,踏遍各地,尋找著他的屍骨呢?

 

試試看吧。

 

西索對於自己這點子十分滿意,坐在基地裡,一邊垂涎大蘋果,一邊竊笑如偷腥的貓兒。

 

「快來找我呀~快來找我呀~★」

 

快來找我呀,我的小不點兒,我的王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
牛奶

腦內小劇場

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