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要在那看多久啊?」

 

我把視線從地上移開,轉過頭來,發現一個綠色頭髮的小孩子,莫約八、九歲,一臉不耐的看著我。

 

「我?」

 

他好像在跟我說話,但我不太確定。

 

「對,你,就是你!」小孩子走過來拉了拉我,「跟我走吧王薔你已經死了也不用留戀屍體了。」

 

「我?」

 

那個字不念『強』,念『窮』,貧窮的窮。

 

「對啦!王薔死因車禍享年45歲就是你沒錯快跟我走了我很忙的。」小孩子更用力的拉我,講話速度也非常快,似乎聽不到斷句點。

 

「小朋友,」我低頭看著他,「我今年48歲,而且你字念錯了,我叫王瓊。」

 

雖然女人總愛降低自己的年齡,但我也已經為人母多年,不會再因為人家說唉阿你好年輕而感到開心,做人要服老。

 

「咦?」他驚嚇的看著我,手中突然浮出一本冊子,低頭匆匆尋找後,臉色慘白的喃喃自語,「慘了這次慘了

 

慘了?

我眉毛一挑,根據家庭主婦看八點檔台劇九點檔日劇十點檔韓劇的經驗,我想他接下來會告訴我,他是死神,他勾錯命了。

 

啪的一聲他合起書,正準備要開口。

 

「我

 

「你勾錯命了,我不該死?」

 

小孩子臉色瞬間慘綠,跟他的髮色互相映稱。

 

「你怎麼知道難道你是老爸老媽派來的奸細我就知道他們不會放我一個人該死的」綠色小孩講話有如機關槍,跳上跳下的好似要把馬路踩出個窟窿。

 

「停。」

 

皺了皺眉,不太習慣幼幼期的孩子,畢竟家裡的兒子們已經脫離這時段很久了。

 

把小孩子抱起,扳著他的臉,仔細跟他說清楚我不是間諜,只是憑藉著幾十年來看電視的經驗猜出來的,並把我的猜測跟他說明。在小孩子冷靜後,他告訴我說我猜對一半,他的確勾錯命了,但他不是死神。

 

「我叫索爾,是時間司和空間司的兒子。」他面帶驕傲的說,並在我的要求下降低說話速度。

 

時間司和空間司,顧名思義便是掌管時空的管理者,以人的觀點便是『神』。索爾告訴我,為了繼承家業,他便到最基層的工作機關來實習,擔任『引路人』的工作。

 

「生命與死亡是時空發展不可或缺的部分,為了當一個偉大的時空司,學習處理死亡業務的引路人課程是不可或缺的。」他有模有樣解釋道。

 

索爾是個能力很強的孩子,嗯,也許不該稱呼他為孩子,根據他的說法他現在是人類時間四百五十歲,但是換算成神齡大約十歲,想了想,我還是決定稱他為孩子。話題回到他的能力,雖然力量強大,索爾也有缺點,那就是他在辨識人方面不太好,也是今天場面演變至此的主因。

 

「你們東方人長的都差不多,黑髮黑眼中年女子嘛,這要我怎麼認阿。」索爾臉紅紅的,兇惡的抱怨,似乎是惱羞?

 

由於我的陽壽未盡,而索爾看似也不是第一次出這個茶包,他說再被發現一次這個課程他是修不過了,修不過就無法繼承家業,成為一個偉大的時空司,叫我想想他的父母將會多麼傷心、多麼難過、多麼無奈(下省略5000字),為了防止這個情形發生,他問我願不願意先到別的時空去生活,等到他有辦法讓我復活時再回來。

 

「我可以利用特權給予你能力喔,不怕養不活自己,也可以讓你做想做的事喔,多棒阿。」索爾眼睛笑瞇瞇的看著我,活脫奸商似的。

 

我懷疑著他似乎另有隱情,不過,做想做的事嗎?

 

人生活到現在,我,有做過自己想做的事嗎…?跟著潮流唸書畢業,跟著潮流考試工作,跟著潮流結婚生子,對丈夫對兒子好,似乎都只是一種義務,演出人生這戲碼的責任。沒有什麼捨不得的事,因為從未真正在乎。死了,也只就是默默回想自己的一生,沒有哭也沒有震驚,沒有。看似擁有很多,其實什麼都沒有。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心中喀搭一聲,我嘆了口氣。

 

接著便為主婦討價還價時間,在另一世界生活總是要有一些技能,不然怎麼過活?雖然我的人生是隨著社會潮流走,沒什麼是自己真正思考後決定的,但這點基本的概念還是有的,畢竟我做了將近十八年的家管。

 

索爾說只能給一個技能,我拍了下掌告訴他至少給三個,他說不行不行阿這樣子會世界大亂的,我睜著眼睛問他難道勾錯人命這事還不算亂?聽到這句話這小皮孩子果然臉色一緊,我則乘勝追擊說跟你要三個不過份吧我本打算要五個,五這個數字嚇得他原本恢復正常顏色的臉又變綠了,最後雙方協議的結果還是三個,他先給我一個,剩下兩個等到了另個世界後,我在依情況決定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
牛奶

腦內小劇場

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